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線上看-一千五百四十五 曹操中風了讀書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曹操认为,五铢钱使用已经数百年,天下人都已经认同了五铢钱的存在,五铢钱在他们的生活之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如果骤然废除五铢钱使用新币,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改革或自然是有必要的,但是骤然推行,恐怕会引发民间的混乱。
所以此事不方便尽快推行,不如徐徐图之,放慢步伐。
“首辅有何高见?”
郭瑾看着曹操。
曹操开口道:“不敢称高见,但是臣以为,骤然废除五铢钱,对于民间而言还是有很大影响的,不如留给民间一段缓冲期,让新币与五铢钱共同使用。
这期间,朝廷应当明确规定五铢钱和新币之前的兑换标准,规定民间该去某处将手中的五铢钱兑换为新币,如此,民间就能反应过来,也不至于出大乱子。
朝廷随后可以规定时限,规定在某年某月某日前,必须要把手中五铢钱兑换为新币,过时,则五铢钱不可以在流通使用,如此就可以了。”
郭瑾听了以后,感觉很有道理,于是缓缓点头。
“首辅所言,言之有理,是要给民间一些反映的时间,既如此,那就这样定下来吧,你们商议一下新币的价值,还有与五铢钱之间的兑换标准,搞一个章程出来。”
“遵旨。”
群臣顿首。
郭瑾又以曹操思路清晰为理由,下令改革小组以内阁首辅曹操为首,开始执行这个任务。
九玄仙尊
郭瑾把主要的事权交给了曹操,曹操当然很高兴,之前担心被取代的忧虑一扫而空,发觉郭瑾对自己还是信任,还是愿意任用的。
正好现在曹昂也在内阁任职,担任群辅之一,正好负责财政部的工作,所以父子两可以一起办公,这让曹操非常开心。
对于这个长子,曹操还是相当满意且喜欢的。
曹昂虽然不是正妻丁夫人所生,但是由于从小是被曹操的正妻抚养长大的,所以身份上就和嫡长子一样,除了曹操最喜欢的小儿子曹冲之之外,他最在意的就是曹昂。
之前曹仁和曹洪相继去职,曹氏在军中的实力大为缩水,这让曹操非常担忧,生怕自己的官职也不保,曹氏在朝中将彻底失去话语权。
现在曹昂回来了,他感觉就算他去职了,曹昂也能接替他继续在朝中保持曹氏的影响力。
现在日夜都和儿子在一起处理政务,虽然办公的时候不能表达出对儿子的关切,相反还要更加严厉,但是私下里曹操还是多次对曹昂嘘寒问暖,并且多次和他在一起吃饭的。
这一回负责货币改革的事情,曹操肩负重责,日以继夜的工作,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会和曹昂在饭桌上商讨相关的问题,不可谓不上心。
曹昂对此感到担忧。
“父亲年事已高,应当多多休息,不应该过多的劳神,既然不在官署里,还是不要商议政务,多休息一下吧。”
曹操连连摇头。
“到了咱们这个位置上,休息只是说说而已,低级小官还能休息,咱们又怎么能休息呢?咱们休息了,权势不保,前途难料。”
曹昂叹了口气。
“父亲,到了您这个岁数,休息才是最重要的,权势固然重要,但是身体不好了,权势难道能把握住吗?”
曹操想了想,苦笑了一阵。
“为父也是担心啊,前些年,你子孝叔和子廉叔相继去职,咱们曹氏在军中只剩下了子和与文烈,他们都还年轻,算不得高级将军,而朝中,除了为父以外,你们兄弟几个和几名族人都在地方任职。
中央朝廷里只有为父一人还能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为父也是担心啊,担心为父要是不在了,咱们曹氏可就真的没人能在中央朝廷里说上话,能在陛下身边说上话了。
子脩,咱们是外戚,外戚的生存之法与一般群臣不同,更何况现在科举大兴,新晋官员无人不有科举进士之身份,你立足未稳之时,我如何能不担忧呢?”
曹昂低下头沉默片刻,深深感受到曹操的用心良苦。
“父亲的忧虑,儿子懂,但是我等身为外戚,不更应该谨言慎行,谨小慎微吗?早先,子孝叔在地方统兵,子廉叔和子和在中央带兵,父亲在朝廷为高官,我等在地方为羽翼。
那时,我曹氏一门极尽尊荣,军政两面都极有权势,固然尊荣,难道不是危机四伏吗?若没有太上皇后在太上皇身边,父亲,曹氏就真的能安然到现在吗?”
曹昂的话说的就比较直接,当然父子之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曹操也没有生气。
曹操于是想起了亲妹妹曹兰,叹息不已。
“为父当然知道,太上皇后在太上皇身边,是你子廉叔能活着离开京城的最大原因,但是,权在手,又怎么能轻易交给他人呢?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无权,在这洛阳城中,就是蝼蚁。”
曹操看着曹昂,握住了他的手:“子脩,现在你回到中央,为父终于可以稍微放心,待到完成这项任务之后,若能给你某个弟弟争取回到洛阳,那么为父就能放心的离开这个位置了。”
说完,曹操有些感慨的看向了窗外:“这内阁首辅,为父做了十几年,这里头有太上皇后多少功劳,为父也不是真的不了解,所以此番以后,为父觉得,是时候乞骸骨了。”
曹昂有些意外的看着曹操。
“父亲此言……当真吗?”
穿越 之 茶 言 觀 色
“自然当真,一朝天子一朝臣,太上皇都退位五年了,我们这些老朽要是继续占着要职不松动,怕是就要被赶走了。”
曹操自嘲的笑了笑:“当今天子的亲信们现在还都在中层职位上磨炼,但是成长起来也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为父这官儿也就七年一任,就算到时候不想走,也要走了。”
曹昂抿了抿嘴唇,没再多说些什么。
父子两人同在一个部门办事,虽然有人说这是美谈,觉得这是皇帝的恩典,但是更会有人说这是不注意回避,不注意父子不当共事的政治忌讳,容易引人诟病。
有史以来的外戚家族权势滔天者多,但是有好下场者甚少,尤其东汉一朝中后期宦官外戚接连掌权,把外戚的名声都给败的一干二净。
曹氏虽然有权势,也有人愿意巴结,但是也有很多朝官自认清高,不愿意和曹氏来往,甚至因此敌视曹氏,与曹氏不对付。
那么曹氏怎么能不从中吸取教训,更加的谨言慎行谨小慎微以求取家族的繁衍呢?
否则太上皇后和太上皇一旦故去,曹氏还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在曹昂看来,历经曹仁和曹洪事件之后,曹氏最重要的任务早已不是什么保全曹氏的权势,而是要保全曹氏的生存。
曹昂看得很清楚,现在曹氏地位崇高,很多官员都愿意巴结曹氏,主要还是太上皇后的面子在,有朝一日发生了变化,曹氏就要面临很不妙的局面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早夹起尾巴做人,也好搏一个谨小慎微的美名,将来好处多多。
曹操显然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就想着站好最后一班岗,然后功成身退,带着功勋回到老家,就此安度晚年。
但是天不遂人愿,曹操还是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身体情况。
长期案牍工作耗尽了曹操的心力,也让他的身体没有年轻时那么好,货币改革事务繁杂,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曹操昼夜工作,终于支撑不住了。
兴元五年九月初七,曹操忙碌了一上午,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身边吏员喊他吃饭,曹操抬头看了看天色,感觉腹中饥饿,显然也是到了要吃饭的时候了。
于是他站起身子,走了两步,忽然间瞪圆了眼睛,然后眼睛一翻,身子往后倒,幸而站在他身后的吏员扶住了他。
“首辅?首辅?首辅您怎么了?首辅!!!”
曹操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曹操病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洛阳朝廷,人人对此议论纷纷,连郭瑾都很快得知此事,大吃一惊,立刻命令张德前往探视,搞清楚原因,然后把此事告诉了郭鹏和曹兰。
张德从曹府探视回来,一脸沮丧的向郭瑾汇报了曹操的病情。
“中风?”
得知曹操的病是中风,郭瑾顿时意识到问题很严重。
“怎么会这样?大医馆的人怎么说?”
“他们说,曹首辅年事已高,又连续多日日以继夜的办公,终于累坏了身子,风邪入身,导致中风,奴婢去探视的时候,曹首辅已经醒了,但是还不能说话,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像是瘫痪了似的。”
张德低声道:“大医馆的人已经紧急治疗了,说暂时无虞,但是大医馆的人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用药物慢慢治疗,继续观望了。”
“怎么会这样?”
郭瑾皱着眉头走来走去,觉得十分为难,又走了一阵,便开口道:“你去把张昭喊来,我有事情要和他说。”
“遵旨。”
张德立刻出去办事了。

vyzrl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愛下-一千五百二十四 雲州的最後之戰-yhvc7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魏国和前汉不一样,有个专门伺候皇帝吃饭的机构叫御膳房。
里头给皇帝做菜的厨子叫御厨,御厨的来源一般只有一个,那就是军队里服役七年以上的老火头。
服役七年以上,给士兵们做了七年以上大锅饭的老火头就可以参加厨艺比拼,则其优胜者送入京城给皇帝当御厨,伺候皇帝吃饭。
就算御膳房里没什么活儿的时候他们要被派到京城里各大皇家持股酒楼做菜,但是那也好过在边疆军队里吃苦不是?
和战兵一样,很多魏军里的特殊军种都有可以进入中央在皇帝身边办事的机会,这是魏军除了军队体系内正常升迁之外的另外一条升迁路。
比如火头军。
就是因为这一渠道的存在,魏军整体的精神面貌都是昂扬向上而非死气沉沉。
只要能把这个渠道保持住,魏军将会成为魏帝国内文化程度最高、精神面貌最好的团体之一,甚至除却文化程度不如文臣之外,其他的种种指标都会超越文臣,成为当之无愧的国家柱石。
虽然在政治上限于生产力的底下无法更进一步了,但是军队层面上,郭鹏却已经把他做到了历朝历代都没有做到的程度。
他不敢说自己的政府的能力是全中国历史上最强的一届,但是他敢说自己的军队是全中国历史上最强的一支军队。
此时此刻的魏军,就算是对上一千多年以后的朱元璋时代的明军、入关之前的八旗清军都不会落于下风。
对等装备,民国军阀军队面对他所缔造的魏军也只能狼狈逃跑,无法与之争锋。
他就有这样的自信!
他大口大口的吃着油烙饼,大口大口的吃着炖烂的肉,产生了如此的畅想。
吃饱喝足,郭鹏把最后一点饼塞到嘴里满满咀嚼,整个人半靠在软垫上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棒小伙子们互相闹腾。
郭承志十分开心的坐在了郭鹏身边,很兴奋的对他说道:“大父,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热闹的场面,真是太热闹了,感觉不比洛阳城里过年的时候要差!氛围太好了!”
郭鹏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那是当然,这是大父一手建立起来的军队,没有人比大父更了解这支军队了,正是如此的一支军队作为依仗,大父才能建立起那么强大的魏国。
承志,记住,军队是大父建立魏国的支柱,只有军队强大,并且确切的掌握在你手里,你才能继续保证自己的权势和魏国的强大,对于军队的事情,不能有任何马虎。”
郭承志兴奋的连连点头,忽然又觉得有些奇怪,转过头来看着郭鹏。
“我的手里?”
“对,你的手里。”
郭鹏伸手握住了郭承志的手:“等这一次咱们回到洛阳,你父亲就要册封你为皇太子,皇太子就是未来的皇帝,未来某一天,你父亲累了,把皇位交给你了,你就是皇帝,就是军队之主。”
郭承志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没听明白郭鹏的意思。
倒也难怪,现在跟他说这些其实有点早。
军队是皇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掌握军权的皇帝才是真皇帝,掀桌子的权力掌握在手,皇帝才能震慑群臣,顺利执政。
郭瑾掌握了军权,才能顺利掀起廉政风暴打击反对势力,而反对势力战战兢兢束手就擒,无外乎军队掌握在皇帝手里,他们害怕皇帝掀桌子乱来,所以不敢反抗。
之前郭鹏出动五千禁军在洛阳城内把闹事的士人子弟打到满城乱跑的壮观景象至今为止还留在他们的脑海里,他们知道郭家皇帝能掀桌子,也知道他们是怎么掀桌子的。
他们害怕。
青春源心
所以军权在手,皇帝的地位和基础权势就是绝对的。
郭家皇帝离不开军队,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紧握军权。
他是如此,郭瑾是如此,郭承志也必须要如此。
“大父,我会做皇帝吗?”
郭承志忽然开口问道:“就和父亲还有大父一样?”
“对啊,不出意外的话,你就会做皇帝,做和大父还有你父亲一样的皇帝,坐在洛阳的皇位上指点江山发号施令,这些士兵都将成为你最忠诚的拥护者,他们会听从你的命令,你一声令下,他们会为你赴汤蹈火。”
郭鹏微笑着测过身子看着郭承志。
“我想不出来那个画面。”
郭承志想了想,挠了挠脑袋,一脸费解:“那是怎样的情况呢?”
“怎样……哈哈哈,现在还不重要,承志,等你稍微再长大一些,真正成为了皇太子之后你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郭鹏笑了笑,伸手指了指气氛活泼的军营内的那些活泼的士兵们。
“现在,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你都要让你的军队也是这个样子,只要他们能维持在这个样子,魏国就稳如泰山。”
郭承志顺着郭鹏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见了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牢牢记住,永远都不要忘记,再过四十年,等你到了大父这个年龄的时候,要是你还能看到咱们的军队是这副模样,就是大父最好的孙儿,大父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郭承志听了,感觉有点激动。
他很认真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记住这一切,将来就能让郭鹏为他感到骄傲了。
这是多么值得欣喜的一件事情!
兴元二年的大年夜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度过了,午夜子时来临之际,兴元二年就此过去,兴元三年正式到来。
一大早,以田丰为首的云州大小行政官员和以李乾为首的云州驻军大小将官齐齐来给郭鹏拜年祝贺,吉祥话说了一堆又一堆,基本上把能说的都给说了。
至于贺礼什么的郭鹏也收了,权当是讨个彩头,没让他们全都带回去。
一阵恭贺之后,只有田丰被郭鹏留了下来。
当初,因为一些政治上的因素,田丰从中央政府二把手的地位上被外放到云州当刺史,好在云州属于边地四州之一,州刺史拥有真正实权,真的要办事,若是如其他内地和平州一样,那外人真会觉得田丰被政治流放了。
因为在云州有权力,真的要办事,田丰也没有时间过多的自怨自艾。
云州刚刚建立,危机四伏,到处都是敌对势力,到处都是要和魏军争夺势力范围和利益的叛乱部族,魏军刚刚消灭雍闿割据政权,立足不稳,人心不附,情况十分危急。
田丰到任之后,充分施展了自己的办事能力,与乐进划分事权,他负责征战,其他的一切都是田丰的任务。
军队驻地他来安排,军队给养他来提供,军队后勤他来保障,军队战功他要分一半。
田丰既然负责起了后勤工作,那么战功给他一半也没什么不可以,乐进就答应了,随后数年征战,乐进就没有操心过后勤。
田丰整顿好了军队的后勤,还充分利用中央官僚组织听命于魏帝国的屯田村、乡和县级单位,逐渐扩大魏帝国的权力根基,并且逐渐压过了地方叛乱部族的权力根基,扭转了云州不利的局面。
加上乐进指挥得当,魏军作战勇猛,接连歼灭了好几个强大的反叛部族,魏帝国在云州才堪堪站稳脚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里头田丰的功劳是真的特别大,这一点不假。
但是尽管田丰如此努力,郭鹏也没有把田丰调回京师,依旧让他坐镇云州,协助军队一步步剿灭云州的反叛集团。
经历数年治安战,云州反叛的部族被剿灭的七七八八,魏帝国的势力也越来越强。
以屯田村庄为代表的魏帝国基层组织占地范围越来越广大,云州很多可耕地都被魏帝国的屯田农庄占据,并且开垦为良田,开始生产。
云州摆脱了之前需要益州粮食资助的窘境,可以自给自足,并且进一步积攒出了可以发动战略进攻的物资。
在田丰的努力下,乐进被调离之后,李乾统领魏军接连打了四次大战,每一次斩首都在三千以上,一举把云州叛乱部族打入山穷水尽的地步,直接促进了云州治安战的终结。
年前,李乾向朝廷报备,他将在兴元三年二月到四月间展开最后的决战。
他计划出动云州三万驻军,一举将叛乱部族盘踞的最后据点拔除,彻底结束旷日持久的云州治安战。
这一场长期的治安战消耗了国库大量资金和积蓄的物资,也就是魏帝国家大业大底子雄厚,换做其他帝国,早就讲和玩羁縻了。
可郭鹏就是不喜欢羁縻,他就是喜欢征税。
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和代价,难道要半途而废吗?
从云州建立到如今,在云州战死的士兵已经有三千余人,因公而死的地方官吏也有七十多人,魏帝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是为了搞羁縻统治的。
是为了直接统治云州,拥有云州的全部税收。
这一计划得到了郭瑾的批准,随后郭瑾下令参谋台核验李乾的战略计划,并且予以批复。
正好,郭鹏来到了这里,正好是李乾和田丰踌躇满志决定彻底平定云州叛乱部族的时候,这个年过的极为鼓舞士气,士兵们的士气空前高涨,决定要在战神太上皇眼前给太上皇好好的露一手。

cttnm笔下生花的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御炎-一千五百一十八 郭承志不懂女人分享-dv5jz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曹兰现在怎么看郭鹏怎么不顺眼,怎么做都是错,所以干脆不做。
我换个人去做不就好了!
郭鹏就感觉换一个人去说,效果应该更好,看到最喜欢的孙子,曹兰的心情应该就好多了。
想通之后,郭鹏低声对郭承志说道:“承志,现在大父有个事情要你去办。”
“什么事情?”
郭承志很高兴的询问,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帮到郭鹏一些什么事情了。
“你大母因为一些琐事和大父生气,闹别扭,大父现在没有任何办法,你去劝劝你大母,她说不定就想通了,不和大父闹别扭了。”
“啊?大母和大父闹别扭了?”
郭承志有点意外:“怎么会呢?大母怎么会和大父闹别扭呢?”
“唉,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好笑咯。”
郭鹏哭笑不得的把前因后果告诉了郭承志,郭承志眉头皱的很紧。
“大母素来宽容,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和大父置气呢?大父,您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吧?大母不是这样的人啊。”
“没有啊,就那一句话,你大母就气到现在,怎么说都不原谅我,怎么说都是我的错,我也是没办法了,才从车子里跑到了车子外面。”
郭鹏叫苦不迭:“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我惹你大母生气过?我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真的只是一阵交谈而已,她就生气了。”
郭承志挠了挠脸蛋,想了想记忆之中和蔼慈祥的曹兰,怎么也想不到她生气的样子。
“大母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生气呢?”
“承志,你还小,你不懂女人,等你到了大父这个年纪,你的妻子到了你大母这个年纪,也一样会做这种事情,到时候你就知道大父现在是多为难了。”
“不会吧?”
郭承志难以置信:“那,孙儿去问问大母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以,你去问问吧,记着,一定要和声细语,谨慎一点,千万不能像之前那样口无遮拦,你大母现在脾气不太好。”
郭鹏告诫了郭承志。
郭承志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那么温柔和蔼的大母,怎么会随便生气,还会发脾气呢?
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大母发脾气!
scp 最強
郭承志还是觉得肯定是郭鹏做了什么错事,才让曹兰如此生气。
于是他大大咧咧的跑到了曹兰的车架所在的地方,当时大家伙儿都在张罗着要埋锅造饭吃午餐,郭鹏的其余几个妾侍都下了车聚在一起说话,只有曹兰不见踪影。
随身修仙系统 碧海兰
郭承志拜见了几位姨奶奶,然后夏侯兰告诉郭承志,曹兰一个人在车子上生闷气。
郭承志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车架外面。
“大母,大母您在里面吗?”
曹兰听到了郭承志的声音,便掀开了车帘。
“承志?你怎么来了?”
郭承志爬上了车架,曹兰侧身让开了位置把郭承志放了进来。
“大母,您生气了?”
郭承志刚一坐稳就嬉皮笑脸的看着曹兰。
更年期的曹兰心思异常敏锐,立刻就猜到了郭承志的来意。
“是你大父让你来的吧?”
“嘿嘿,大母,有什么事情也不用生气啊,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大父做了错事,您多担待着点儿,你们都快四十年夫妻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法相互理解的呢?”
郭承志握着曹兰的手,小声的劝慰曹兰。
曹兰摇了摇头。
“倒也不是我一定要和他生气,只是他那话说的我心里就不高兴,堵得慌,那么多年了他也没对我说过那种话,现在忽然对我说这种话,肯定有问题。”
郭承志回想了一下郭鹏交代的前因后果。
“那样的话……大父的确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过,就是这样吗?”
“什么叫就是这样?这还不够吗?”
曹兰盯着郭承志。
“大父只是说了这样的话,没有做什么错事吗?”
郭承志奇怪的询问道:“大母如此生气,肯定不可能只是因为这个事情吧?一定是大父还有什么错事,大母,您告诉孙儿,孙儿为您排忧解难。”
“你大父还做了什么错事?”
曹兰的语气有点不对劲了:“嫌我老,这还不够?承志,难道你也觉得大母老了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大父什么都没有做错?”
“啊?”
郭承志愣在当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说道:“不不不,孙儿不是这个意思,孙儿的意思是说……”
“是什么?非要做错其他的事情才是错,现在他根本没有错是不是?承志,你也和你大父站在一起,觉得你大父没有错,错的是大母是不是?”
曹兰的威压骤然放出,直接冲击向郭瑾脆弱的心理防线。
从未见到奶奶如此威严的模样,郭承志张着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然后就被赶出了车。
郭鹏那边正和许褚还有今日的轮班近卫队围着一个火堆,边烤火边等着饭做熟能吃,忽然看到了郭承志一脸呆滞的走了过来。
“承志,你这是怎么了?”
郭鹏有点不好的预感。
郭承志抬头看了看郭鹏,眼中恢复了一些神采。
“大父,您真的没做什么错事吗?除了说大母老了之外?”
“我没说她老,是她自己理解错了,我……”
郭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承志,你该不会?”
重生之娱乐作家
“大母把我赶出来了。”
郭承志一脸沮丧:“大母从来没有对我生气过的,大父,我是不是也做错什么了?不然大母怎么会把我赶出来呢?大母从来没有对我生过气的。”
郭鹏叹了口气,拍了拍郭承志的肩膀。
“倒不是你做错了什么,硬是要说什么做错了,就是你还太年轻,不懂女人,你没有了解你大母生气的根本原因,就好比医生给人看病,没有对症下药。”
“啊?”
尚未加冠也不可能马上结婚的郭承志一脸迷惑不解。
“算了,等她自己想通了大概就能恢复了,咱们现在越去和她说话,她越生气,过一阵子吧,来,承志,咱们等等吃饭。”
郭承志被郭鹏拉着,和许褚还有一群亲卫坐在一起,等着吃饭。
九璃盏之再续前缘 砂川美
但是郭鹏说的话却让他十分在意。
不懂女人?
郭承志回想起自己成长历程中的那些女人。
母亲,奶奶,还有父亲后来纳入家门的几位姨母,以及几个年幼的妹妹,剩下的就是家里的侍女了。
还有逢年过节家人团聚的时候能见到的一些女性长辈和同辈。
天命之猎神
虽然之前有那么一段时间在学校里学了一些女人的事情,然后他忽然对那些侍奉他的侍女的胸口特别感兴趣,但是很快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年轻侍女就被换成了中年妇女。
当时他还挺郁闷的。
再然后就是他被郭鹏带出了洛阳城,在广阔的天地里尽情奔驰,看到的都是天大地大,满眼都是新鲜东西,每天看到的都是不一样的风景,倒也无暇关注女人。
现在郭鹏一提起这个事情,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生命里好像的确不曾有什么和家人无关的女人存在,他当然也不会懂什么是女人。
那么,什么是女人呢?
郭承志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但是他终究没有帮郭鹏解决曹兰的事情,还差点引火烧身,被曹兰连带针对。
醫 統 江山
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解决掉了。
一天之后,郭鹏亲自烤了一些肉串带去给曹兰吃,低声下气的给她赔罪,又让她在自己手臂上掐了一阵,这才算是让她心里的那口气出来了。
死疙瘩揭开了,曹兰没那么生气了,危机解除。
女人的脾气就是这样,有时候来的快,来势汹汹,可去的也快,嗖的一下就去了,没什么波折。
关键是对症下药。
看到郭鹏又和曹兰谈笑风生起来,郭承志十分惊奇,趁着郭鹏外出方便的时候和郭鹏说起这件事情。
“大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大母忽然又和您说话了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怎么回事?”
郭鹏苦笑一阵,撩起自己的衣袖子,让郭承志看着自己手臂上一块青一块紫的指甲印:“你大母的指甲专门修过,掐起来真疼啊,还掐了好长时间,我记着当年和叛军打仗的时候中箭受伤都没那么疼,这女人也是够狠心的,下手那么凶……”
郭鹏忍不住的吐槽。
“………………”
郭承志满脸震惊。
“怎么,以为你大母就真的没有脾气?那是对你,不是对我。”
郭鹏摇了摇头:“承志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没经历过这些,你还不懂女人,等你结了婚之后,尤其是纳妾之后,基本上就能明白大父现在的处境了。”
郭瑾的眼角抽搐着。
“结了婚……就会被掐吗?还会被掐的那么惨?不会吧?女子不都是贤良淑德……的吗?”
“啊?”
郭鹏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好像让郭承志产生了一些误解,忙说道:“不是这样的,大父的意思是说,等你结了婚,和你的妻子一起生活到大父大母这个年纪,你就能体会到大父的感受了。”
“难以想象……”
郭承志的眼中闪烁着迷茫的色彩。
他是真的完全不懂。

zx6ef人氣連載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一十四 郭鵬愁眉不展-sdh6o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郭嘉一提起曹昂,曹操的面色就变了。
变得柔和起来了。
毕竟是多年未见的长子,一人在外拼搏那么多年,如今终于挣够了功绩回洛阳高升,从此父子又能团聚,如何不欣喜呢?
不过,真的就那么简单吗?
“啊,是啊,子脩要回来了,还是要回来内阁做辅臣。”
曹操看向了郭嘉:“所以,奉孝,你觉得,我该主动上表乞骸骨吗?”
郭嘉摊开双手。
“这个事情,是你的事情,我只知道,父子在同一部门任职,还是有诸多忌讳的,若能避免,就当尽量避免,否则,孟德,你和子脩都是皇亲国戚,说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呵呵呵呵。”
曹操一边摇头一边笑:“我当时就看出来了,陛下这是在和我商量呢,让子脩回来,我退下去给他腾位置,我六十二岁了,陛下觉得我老了,不堪用了。”
“陛下要做的事情,太上皇其实也在做,陛下不过是顺着太上皇要做的事情在做事情,其实并无二致。”
郭嘉又拿起了筷子:“只是枣祗做得太过了一点。”
“你知道太过了,你怎么不阻止枣祗?你和枣祗可是同一批跟随太上皇的元从老臣,你怎么不想着劝一劝?”
“我可是参谋台的人,我去劝他?那我估计会比他更早倒下。”
異界神遊錄 蛻望
郭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又说道:“而且,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谁又能想到呢?”
“是啊,谁又能想到呢?”
两人相顾良久,顿觉无言。
沉默片刻,郭嘉开口问道:“孟德,你会乞骸骨吗?”
曹操举起酒杯喝干了杯中酒。
“如果我现在下来了,谁来做内阁首辅?”
郭嘉认真的思考片刻。
重生之寡人为后 醉酒微酣
“好像没什么特别合适的人选,内阁首辅必然是亲近之人,当今陛下的亲近之人……其实并不太多,孟德,你且宽心,就算陛下是那个意思,不还没到时候吗?”
看着郭嘉一本正经嘲讽自己的样子,曹操哭笑不得。
包三續集之火賀神臨世傳 楓葉獨舞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说这样的话?”
“什么时候?天崩地灭?还是天下大乱?董卓之乱的时候你我不还是该吃吃该喝喝?怎么,家大业大了,就开始患得患失了?”
“如你这般的洒脱的人,满朝上下又能有几个?奉孝,你别把我看得那么洒脱。”
曹操叹息道:“我父亲去了很久了,我要为整个曹氏负责,子脩没有登堂入室扛起曹氏重任之前,我不能退,我要是退了,朝中就没有曹氏的话事人了。”
“没有话事人?太上皇后就是你家最大的话事人啊。”
郭嘉叹息一声:“你只是被斥责过,何曾经历过与我一样的事情?孟德,你还不知道吗?你,在太上皇心里的地位与我是不同的。”
“不同?”
曹操忽然一阵恍惚,仿佛穿越时空一般看到八岁的郭鹏站在面前对着自己笑,紧接着这画面破碎,面目凶狠的郭鹏红着脸对自己大声斥责。
真有不同吗?
或许吧。
但是在曹操想来,并没有什么不同,若没有曹兰,曹氏的处境哪有现在这般好?
就算有了曹兰,曹洪不也是说罢免就罢免吗,曹仁不也是说退休就退休吗?
军队里,曹氏已经没什么大的话语权了,军职最高的,是正在镇西都护府喝风吃沙的曹休,根本不能影响到整个魏军,整个魏军的高层已经没了曹氏的位置。
万一自己再退下来……朝堂上也就没有了,硬是要把夏侯氏算上,夏侯惇还在漠州喝风吃沙呢。
曹操惆怅不已。
曹操当然想不到,距离他并不遥远的地方,就在长安城内,郭鹏也是一样的惆怅。
经济危机达到顶峰的时候,郭鹏抵达了凉州,经济危机过去之后,郭鹏回到了长安城,结束了自己的西行。
一年多的时间里,郭鹏走到了帝国的最西边,本来只是巡游,却正好撞上了大规模经济危机的爆发,不得不耽误了大量时间。
当然,这些时间耽误的并非没有价值。
至少在这段时间里,郭鹏亲眼目睹了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郭瑾是如何控制朝廷解决这场经济危机的,也看到了能臣干吏们是如何为了魏国和自己的前途而奋斗的。
郭瑾证明了他应对危机的能力和决断力,操控程昱发起廉政风暴,用极为犀利的手段把越界的枣祗一棒子打死,解决了这一波经济危机引发的政治危机。
这一波政治危机若不能干脆彻底的解决掉,则皇权必然受到削弱,郭鹏辛辛苦苦从群臣手里夺回来的权力将不可避免的外泄。
想要再次夺回来就不容易了。
我有壹百個神級徒弟 光暗龍
魏帝国的中央集权虽然不是以君主专制为代表,就算群臣夺取权柄,中央集权一样能维持住,但是失去了皇帝的节制,群臣会怎么玩弄权柄,就真的不好说了。
这个时代,强势的君主专制是魏帝国维持昌盛的基础,若有朝一日君主无法专制了,魏帝国就会走向衰落和分崩离析。
这对于君主本人的素质要求太高了,郭鹏一直担心郭瑾无法真的做到,但是这一次,郭瑾的确是做到了。
蚀骨情深:离婚前夫,追求勿扰! 景虞
面对群臣巨大的政治压力没有乱了阵脚,果断放出程昱作为应对措施,一举打垮枣祗集团,并且拆分民政部,安插自己的势力。
郭瑾开始真正的掌握朝廷的主动了。
而在此之前,朝廷的主动权其实并未掌握在郭瑾手里,朝廷正按照它本身的意志正常运转。
郭瑾并未彰显自己的权力和存在感,这让郭鹏有些着急。
韩非子扬权篇读了那么多遍,怎么不知道扬权的重要性呢?
然后才发现原来郭瑾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将对手一网打尽,获取最大的利益。
随后以系列的人事变动也让郭鹏看到了郭瑾的政治手腕,大举引进西北官员更是扩充自己在朝廷内权势的重要一步。
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西北官员们全部到位,郭瑾要想办点什么事情,朝廷大概率无法阻止郭瑾,只能配合。
看着郭瑾一步一步成长为让自己满意的专制皇帝,郭鹏本该很高兴,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有点高兴不起来。
这就让毛玠觉得很奇怪。
“陛下扭转乾坤,解决西北问题,又惩戒以下犯上之人,清剿贪腐之人,朝堂为之一清,这是好事,太上皇为何愁眉不展?”
郭鹏看了看毛玠,又看了看身边的郭承志。
“这本身是好事,但我所忧虑者,正是枣祗所忧虑之事。”
毛玠一愣。
“太上皇,枣祗所做的事情,实在不能称之为纯臣,若真要追究,定他个大不敬之罪也是可以的,太上皇为何有这样的感触?”
“枣祗固然大不敬,他所忧虑的事情是没有错的。”
郭鹏摇了摇头:“枣祗用错了方法,做错了事情,却要害的他所思虑的事情为人所诟病,这难道不值得忧虑吗?孝先,你原先想要在凉州发展商业有多大的阻力?”
“很大,很多人反对。”
毛玠稍微回忆了一下:“而且命令颁布下去,几乎没有人这样做,都在观望局势,推动的非常艰难。”
“这就是了。”
男後的重生 雲若杉兮
郭鹏叹了口气:“我推动西北商业,是为了让不适宜发展农业的地方的人们有条活路,能养活更多人,不是为了让发展商业和重农抑商成为对立的两种政见。”
郭鹏这句话倒是让毛玠有些吃惊。
英雄联盟之地球与瓦洛兰
“我之前告诉过你,我不公开站出来帮你说话,就是因为我不能放弃重农抑商,否则民众都去经商,咱们得饿死,同理,我也不会因为重农,就不让土壤贫瘠之地的民众不去经商。
白色蔷薇续
地无三尺平的地方,一年到头也打不上多少粮食,那不是平白无故要饿死人吗?做生意也是为了养活更多人,二者本该相辅相成,而不是成为两种对立的看法。”
郭鹏拍了拍毛玠的肩膀:“重农,未必要以抑商为首要的事情,农和商不应当对立,而应该相辅相成,互相协作。
而不是某些官员眼中的,经商就是大逆不道,或者抑商就是冥顽不灵,二者对立,闹得本该相辅相成之事变的如此格局。
如此格局之下,主张发展农业的官员就站在了主张发展商业的官员的对立面,双方对立,而不是互相协作,一方发展要以打压另一方为目的,我怎能不忧虑?”
“太上皇,这……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
反穿之愛上唐朝王爺 淺以默
“不会吗?”
小羅的神奇寶貝之旅 A·仁
郭鹏看着毛玠:“待你去到朝廷,你一定能看到那些言必称发展商业之人,而敢于说限制商业规模首要发展农业的官员,一定少的没有几个了,至少不会公开这样说。
所以我说枣祗精明一生,到了这种时候,晚节不保!我当年为了维持平衡如何小心翼翼,就是为了不让农和商走向对立。
结果他以一己之力逼着皇帝把农和商打入对立境地,折腾出个新党旧党,叫发展农业成了不正确的事情,何其短视!”
郭鹏很生气的跺脚。
毛玠哑口无言。